已半冬

故里长安,似梦非梦皆是青莲……

[李杜]见到偶像好激动(1)

短更千字刚见面

学生党隔天更新,如果有番外可能有车敬请期待。

  △文笔随心情和最近读物影响,时正剧风时沙雕向。

  △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式

  △双方都很温柔不强攻

  猫咪咖啡店。

  靠着书架的木桌上趴着一个人,微长的睫毛在正午的阳光下微微晕染着光,阳光铺席在他口罩上方裸露的肌肤上,勾在鼻尖上,洒落在颈脖上。

  咖啡店里有很多人,但很安静,有人小声谈着工作,有人忙碌写着文件,有人摊开一本书读着。

  杜甫一眼望去,咖啡店里都占满了,只有书架旁那张大桌子上趴睡着一个人。他和桌子靠墙趴着的白猫一样,慵懒得格格不入。

  他走了过去,不知怎样才能不冒昧地打扰这个睡着的人。

  兴许是睡下的人听见了他的心声,睁开了那双好看的凤眼,黑色的眼珠里还有一些迷蒙。

  他的声音有种睡久了的懒意,淡淡的一声:“嗯?”

  “请问我可以在这边坐下吗?我不会打扰到你的。”

  “嗯。”他点了下头,黑色的发尾柔顺地垂下。

  杜甫点了一杯卡布奇诺,放在电脑旁,然后坐下打字。

  时间在慢慢流逝,不知什么时候对面的人抬起了头,好看的眼睛看着对座的人。

  等杜甫码了一章后,放松下来想端起手边的咖啡,就对上了那双眼。

  那双眼好像透过他看着什么,翘起的眼角十分邪气,却不显得女气而更添上几分凌厉。眼珠闪着光,像深黑的星夜。眉间是凸起的,显得傲气却隔着世俗。

  一时间杜甫看得有些痴了,沉在墨色的眸子里。

  直到那双眼染上了笑意,像是四月天里的桃花般温柔含笑。他有些许慌乱,闪躲开眼神,有些不自然地喝了一口咖啡。

  微薄的红唇染上一些淡褐色,像是给柔软的花瓣加了层滤镜。有些魅的桃花眼在现在只显得可爱,也许是因为闪躲的眼神,也许是因为不太自然地肢体。

  倒是对面的人开口说话了。声音少了倦态,清冽而干净,似玉石相撞,似青竹摇曳,水从石上流。

  “你是在写小说吗?”

  杜甫抬眼看着搭话的人有些疑惑:“嗯。”

  “我可以看看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写的不算好,拙作罢了。”

  杜甫把电脑翻对他。

  李白认真阅读是睫毛是垂下的,但仍能看见眼中的点点星光。他读得入神,眼尾和嘴角却是勾起的。

  他一边读一边讲着自己的理解,杜甫一边为他的建议而醍醐灌顶,一边又为他猜测剧情的投入而心上欢喜。

  李白把电脑递给他,骨节分明的手像是温润的白玉。

  “写的很好,你不必谦虚的。”

  “谢谢你的赞美,也多谢你的建议,虽然我默默无闻吧,但我仍会为着我不多的读者而努力的。”

  “加油,祝你成为一个大文豪。”

  “多谢。”

  “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像是对了什么暗号似的,他的声音不再疏离,带着些些激动。

  “你也是李白的粉丝吗?我是仙鹤也是道童,诗仙真的太好了!如果我能写得有他般好就好了。”

  “算是半个世俗人吧。”

  看着面前小人很激动的样子,李白忍着笑意,尴尬地岔开了话题。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笔名。”

  “奥奥,少陵野老,在作家账号有联系方式和书友群,群主就是我。”

  “那我记下了,去采风了,有缘再见。”

  “后会有期!”

  他挥了挥手,远处是白色的身影。

  杜甫摇了摇头,总感觉他的眼睛有些熟悉,却也不想了。

  他好像也是个作家?

  糟糕!忘记问他要联系方式了。

  

  下期预告:杜甫夜半归家,遇小混混拦路,李白出手相救?


[李杜]见到偶像好激动(设定)

原本有个脑洞被屏蔽了

不好好写作就要继承家业的天才作家×表面波澜不惊内心波涛汹涌的扑街小透明

暂定主要人物只有李白,杜甫,贺知章(后续可能会加,也可能有原创人物)

毕竟咱谁也没见过李白嘛,我就按我自己想的写

保留历史上的一些东西,但是我想他们在我的文章里能开心快乐。李白于我而言是个分流倜傥绝代风华的少年,他有追求有梦想,他朋友天下但孤独而高傲,觥筹交错却又与世隔绝,有一点点傲娇,有一点点自傲,看人会笑的温温柔柔,有冒险精神,从不流连世俗的人,我不打算保留他的仕途,我只留下他的文采。杜甫于我而言是个满心天下为民为国的好人,就是他也是会自夸,会有傲气,他也是锋芒毕露的,不过他时常藏起来,他会追求梦想,尽自己微薄之力,他不会放弃,他在唐朝就是扑街的仓库管理员,但李白会照顾他,与他同行,我想让他在我的文章里能被世人所知,能被李白所照拂。

接下来是设定啦~浓浓玛丽苏的味道

李白:李氏企业的继承人,但不愿意继承家业,和父母谈判乖乖参加高考,但要求是父母让他有七年时间追求梦想。六岁时因一个童话故事一举成名,15岁后一心扑在创作上,因律诗等锋芒万丈。19岁考上清华开始写小说。披着青莲居士的马甲悄悄连载仙侠小说《蜀道》,月更小说作者,随缘更新。开心时更个一个月不开心就月更一章,但因为文字满满仙气浑然天成,剧情跌宕起伏,神鬼莫测。爆火了。无数书粉求着他更文。李白一毕业就出版了蜀道在发布会上一首《蜀道难》作为惊天大瓜,直接锤了青莲居士就是诗仙李白,被成名已久的贺知章,季真先生赞为谪仙人。至此诗仙粉仙鹤,青莲粉道童合并,称自家是白莲,但平时还是各说各的。他们喊着李白太太,诗仙,白白,仙儿,小青莲,又因发布会上容貌惊为天人,又多了一批颜粉称李白为遗世俗,自称世俗人。

杜甫:小时候家境优越,但因为经济危机,体验过一段贫苦、揭不开锅还在小巷子租房子的生活,深知人间百态。在他九岁时偶然读到李白的诗,从此向往文学。从高中就开始靠着奖学金和微薄的稿费度日,不愿意拖累家庭。一边是李白粉丝团团长,超级大粉丝子美(大家都觉得子美是个帅气的大姐姐),一边又是扑街作者,好文无人知的少陵野老。一开始一直投稿报社,但因蜀道开始写网络小说。由于文风太过现实,追下去的都是真粉丝。不管粉丝们怎么安利,路人一看开头就被劝退,体会不了其间细细评读的有趣,粉丝们只能仰天长啸:老大真的超级好的!至于老大这个称呼,粉丝们以前喊少陵大大,但因为皮皮的粉丝们想要不那么严肃,就喊起了老大。评论区画风一下跑偏,自称少陵黑帮的善解人意的体会人间疾苦的可爱的靓丽的帅气的黑帮打手,简称小弟。

预告:扑街作者遭遇混混,青莲居士伸手相救。

疑问

1.快银可以控制振动频率那是不是可以当人形跳蛋?

2.奇奇的圈圈是不是能做到我上我自己?


我疯了我疯了

我想搞盾冬叉泽铁5p

啊啊啊啊这算聚众淫乱了吧既然这样把老贾也带上?


记梗

才华横溢的畅销书作家李白在旅途中遇上了杜·李白忠实书粉·扑街小透明·生物学专家·甫。

一个勤劳的天气,李白又一次不好好写书出去采风(玩),看见咖啡馆有个年轻人在写东西,晚上他逛街回去发现有人抢劫,他立马拔刀相助制度了歹徒,一看是咖啡馆那个长得不错的娃。在杜甫的请求下给了联系方式,杜甫说要感谢他。两人去警察局做笔录,杜甫看见白白摘下口罩惊讶得要叫出声。

回去后两人聊的投机。白白觉着杜甫写的蛮不错的就喊编剧看看,帮他宣传,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杜甫的文章。白白新书发布会请了杜甫去,杜甫第一次出版图书白白做了发布会特邀嘉宾捧场。

两人的感情一步步发展着。

有天李白去找他吃饭,他到了发现有个男人亲上了白白的脸,孟浩然(我向你道歉嘤嘤嘤),杜甫有一点点不开心,但他没有立场,白白猜出来跟他说是因为孟浩然和贺知章打赌(私设都是二十多的年轻人,贺知章是在李白刚刚写小说时候认识的,他看完白白的文章直接微博大号开始夸人,之后成为了白白粉丝团团长)

白白在发布会高调出轨,那天下午就去杜甫家求婚,杜甫快乐答应,两人微博互相@,发戒指牵手的照片,甜甜蜜蜜。

李白笔名李太白,写仙侠文,孟浩然笔名夫子,写科幻,贺知章写散文,杜甫笔名子美,写现实向。贺知章叫白白谪仙人,粉丝们夸人时喊谪仙人拉郎时喊白白大总攻,粉丝们自称仙鹤说是下辈子想当白白的宠物,因为白白第一本小说主角骑着仙鹤开始了故事。

Over.

只是一个脑洞


『恋与漫威』当修仙者穿越(1)

    极度ooc!!!小心!!!

  每段都很少,要搞就把男神全搞了,如果有小可爱想看其他人的可以评论,除了美队我都能接。

  内含:铁/虫/贾维斯(贾尼)/巴基/叉骨/泽莫/死侍(乱入)(我真的超级没有梗啊)

  你是都市修仙的漫威铁粉,渡劫被雷劈穿越了,战力值超高,能和女巫五五开。(路痴等属性来自作者)

  Tony Stark

  被天劫劈到异界的你有点懵逼,望着周围陌生的异国风情,一看就不是国人的人们,你一拳打向墙壁。

  “艹,早知道渡天劫就不那么中二的穿道袍!幸好九年义务教育让我学会了英语。”

   四级两次没过的你充满了自信。

  你朝着周围的人问路,惊讶地发现自己根本听不懂,你以你多年看一美采访的经验分辨出这里是苏格兰。

  你清楚地知道了解一个陌生地方互联网是个好东西,问题是没钱。

  以你迫于生计卖艺的经验来说,卖艺是不害人来钱最容易的方法。

  在你迷路了3个小时后,总算在一模一样的街道间找到了小广场,挥手从芥子袋里拿出了琴,有人问就说是magic,你觉得自己无比机智。

  等等……?芥子袋……我……我的金银财宝都在为啥要来卖艺?我……对!没关系!没法交流,卖不掉金子。你漏洞百出地安慰自己。

  一曲高山流水引了不少人围观,正当你越弹越上头的时候,砰——,一声枪响,人群化作鸟兽散。

  ???这里不是苏格兰吗?为啥光天化日下有枪?

  轰隆——

  金红色的身影从远方极速掠来。

  “亲爱的小姐请你离开一端时间,这里很危险。”

  天呐!钢铁侠!!!铁人爸爸我爱你啊!这里居然是漫威宇宙??!我梦想成真啊,还修个鬼的仙!   

  小姐?”

  “我没事,我很强的,放心吧,ad伤害有护甲。”

   Stark以一种小小年纪玩游戏就玩疯了的同情的眼神看着你,你结了个太极印,把自制山河社稷图望天上一抛,捏着决就把四周封住。

  “需要我帮忙吗?先生。”

  “当然。”

  一阵现实生活中要耗资3000万的特效狂轰。

  “先生,请问怎么样才可以复仇者联盟?”

  Peter Parker

  当你一脸懵逼地掉进巷子里,周围是黑帮对峙,你的脑子当机了一会儿,听着他们在那放狠话,你自然地切换了中式英语。

  “那啥?我只是路过……”你念出了电影的经典台词,显得很蠢,明显周围的混混们不是降智的npc。

  “你骗谁呢你,谁特么从头顶路过?”

  既然掉到这里,那一定是狗老天的安排,以你倒霉的运气,你非常自然地把周围的人打趴了。

  你看着周围一群喊你大姐头的墙头草们,自然地让他们交钱交枪,把一个看上去机灵一点的小混混拎起来,“带我去你们总部。”

  拿着电脑看着超清钢铁侠打反派的视频你陷入了沉思,这是漫威世界?

   纽约日报:“蜘蛛侠又遣送黑帮分子入狱”

  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工厂顶吊下了一个红色人影。

  “我是打黑除恶好市民!真的!”

  “别狡辩了!你刚刚还在和他们聊天,他们还叫你大姐头!”

  “我真的不是,不信你调摄像,我今早还阻止了黑帮争斗!”

  “?”

  “大姐头,巷子里是没有摄像头的…”

  “这么穷?”

  “别废话了。”

  “蜘蛛侠你听我解释下!”

  注:小蜘蛛没有不听解释奥,主要是正常人看见有人在黑帮其乐融融也不会觉得这人是好人的。

  Jarvis

  你一脸懵逼地出现在了街上(这次没掉真好),望着这繁华的街道,你果断地抢了小偷的钱包顺便把路人的钱包还了回去,找了家网吧玩了局昆特牌(划掉)。

  你了解到你在漫威,离你不远的是复仇者联盟大厦,秉着不会黑客的穿越者不是好修士,你顺利地黑进了复联大厦。

  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你是谁?”

  “我,Lilian.”

  “我是Jarvis.请问您为什么要入侵复仇者大厦?”

  “我迷路了,想寻求帮助。”

  “…”

  “请问您可以离开吗?我会给您帮助。”

  “好的•ᴗ•”

  “请接入这里。”

  “那个……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可以借点钱吗?”

  “好的。”Jarvis把大厦剩下的维修费转给了你。

  “有点多啊喂,我会还的。”

  “先收着。”

  “可以帮我办个假身份,订一下房间吗?作为报酬我帮你升级你们的防火墙。”

  “乐意至极。”

  你躺在宾馆的大床上眯了眯眼,舒服!作为贾尼女孩,搞cp自然以搞正主为己任,当机立断拿刚买的电脑开始码字,远程监控你电脑的贾维斯看着s级危险人士码文果断退出,这是贾维斯第一次当机。

  五个小时后,你看着电脑上觉醒腐女属性的原住民们一起搞起了超英cp,有一些人还举一反三出了锤基和盾冬,你欣慰地笑了。

  Bucky

  被天劫劈到异界的你一脸懵逼,望了望周遭环境,这特么不是九头蛇老窝吗?你镇定自若地走出小黑屋,外面一个一看就是跑龙套的小伙子对着你说了一句九头蛇万岁,你学着电影故作高深地回了一句九头蛇万岁。

  “队长,冬兵解冻了,皮尔斯让我通知你一声你现在是他的负责人。”

  ???

  你心想:我这是抢了叉骨的剧本?

  你又一次故作高深地问:“交叉骨在哪?”

  “队长,交叉骨在做卧底,你忘记了?”

  “记性不大好。”

  (终于自带剧本了耶,这个也是身穿只是自带剧本。)

  “带我去吧。”

  你双手捧着冬兵饲养手册,看着刚出炉的包子心虚地拿着叉骨的剧本。

  “Winter,后天有个暗杀任务,现在你……会穿衣服吗?”

  “?”

  “就是把作战服套在身上。”

  他用一种我在哪我什么也不知道的眼神望着你。

  “天杀的九头蛇,科研人员是脑子有坑吗?洗脑洗掉生活技能不是增加工作量吗?艹,连个无痛洗脑都搞不出来,渣渣。”

  Bucky看着面前新的负责人,眨了眨眼睛表示什么都没听到。

  你手把手教着Bucky穿衣服等生活技能,唯独在洗澡上犯了难。

  他用那双好看的眼睛看着你调水温,似乎不知道这个负责人为什么对他那么温柔。

  而你满脑子只有:啊啊啊他好好看,肌肉真好看啊!awsl,我要高冷,人设不能崩,wc他真好看啊!!!!我不能看,不能乘包之危,冷静冷静,这是什么都不懂的winter,是娃!

  叉骨

  (朗姆洛英文名太长了,中译很好听)

  被劈穿越了的你一脸懵逼。

  内心狂叫:擦?!神盾局电梯,我怎么在这里面?突然想到队二和那篇冬叉小黄文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早上好啊,调研组实习生。”

  “早上好。”

  现在你无比的怂,因为进来的这位正是刚刚回忆的参与人物,朗姆洛。

  你怂怂地估量了一下,魂穿的你靠这个文职工作者的身体能不能打过九头蛇兼神盾局小队长的朗姆洛,算了算了,自己的身体近身格斗都打不过。

  咸鱼的你在一瞬间思考完强上成功的可能性,威逼成功的可能性,装九头蛇成功的可能性,不作死的好处和再也不修假仙那么累的咸鱼想法。

  你乖乖地去座位报道,仙还是要修的,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一不小心就成了炮灰,不修仙救(能)不(强)了(上)朗姆洛,勤快地在位子上一边不认真工作,一边懒惰地修仙。

  泽莫

  (终于到了我漫威本命嘿嘿嘿)

  你一脸懵逼地被劈到了漫威。

  内心是崩溃的:哇这熟悉的特效,哇这熟悉的场景,这他妈不是索科维亚吗?天呐,现在我在天上,剧情到哪一步了?去救泽莫家人来得及吗?去找铁人爸爸和寡姐可以吗?对了电影好像没说泽莫家人住哪,好像也没说教堂在哪?中心,对中心,中心在哪???

  二创分身向你送来了子弹雨,感谢二创先生,你毫无波动地捏死分身。先救人吧,不离红尘不脱俗世终不能为仙。

  由于那一身中二的道袍,被救的人们亲切地称你为白色幽灵,你觉得既中二又像个超级反派,直接回了一句:“叫我雷锋(划掉),叫我罗夏。”

  你想着反正不是一个宇宙,皮一下么关系。

  时间飞快流逝,主要是我懒得写了,平常在复联大厦快乐躺尸,时不时出任务的你被通知说又有交叉骨的踪迹了。你内心有开始学尔康:天呐要走剧情了,泽莫聚聚快出来了,我要去保护Bucky。

  幸好你前几天迷路的时候路过了那家李子铺,不然都蹲不到Bucky,你知道泽莫一定会对Bucky下手。

  朗姆洛自爆身亡,条约送到复联,可会议被通知说要提前,蝴蝶效应让你不得不担心泽莫的计划。

  你偷偷跟着冬兵去了安全屋。

  “别躲了,你是九头蛇的还是神盾局的?”

  Bucky靠着门望着你。

  Wade Wilson

  你一脸懵逼地被雷劈穿越了。

  望了望四周,嗯……这不认识诶。大晚上的街上一片黑,你寻着路灯往前走,毕竟武力值高不怂。

  “美人,给爷亲一个。”前方出没一醉酒人士。

  “你这这么跑龙套的台词是怎么说出口的。”

  正当你打算掐个决弄死他,旁边屋顶上出现了一个黑红的身影。

  “哥要来英雄救美了,小女孩你是在玩cosplay吗?穿得比哥还诡异。小孩子大晚上就该乖乖睡觉,要不要哥给你讲个灰姑娘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对了对了,还有个人要解决。”

  他从楼上华丽地翻身落下,双刀割断了酒鬼的喉咙。

  “Superhero landing!”他从你身边走过,“不要太谢谢哥,哥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那个……请问我可以去你家吗?我的钱包和钥匙都不见了。”

  你在心里发出了得意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就可以解释穿越的懵逼了。”

  很明显你没有想到没钱就跟人回去是件多么诡异的举动,嗯……他也没有。

  “天呐,这实在是太不幸了,迷途的羔羊让哥来拯救你。你会喜欢粉红色吗?哥要给你买条小裙子,我家有个脾气不太好但心地善良的灰婆婆。话说你的家人呢?哥可真是好心人呐。”

  “我一个人生活,刚来这里三天,迷路了钱包钥匙都不见了,太感谢你能让我借住了!”

  “Oh~不用谢哥,哥只是个传说,不要迷恋哥。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说走咱就走啊!(×)哥是Deadpool,可以叫哥Wade,你叫什么?Candy?saily?Amy?天呐我想的都是什么些名字,sweety说说你的名字吧。”

  “Lillian Bourne ”

  “Oh,可爱的名字,哥叫你lily吧。”

 


快速搞了个上色,我这个渣渣像素

快速打草稿系列,真的不像
P2原本想搞个女装泽莫,翻了一下丹布照片发现眼睛真的不像

『尼贾』记梗

我要搞一个神和他的信徒的,炮总在达芬奇密码里的扮相太好看了,真的好色,咳咳咳,就有一种特别想摧残的感觉,就是那种想吻过他身上的每一处伤口的那种感觉,太辣了,太想搞了,请忽略我神智不清的不理智发言。

剧情是酱紫的,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做sedies的国家,这个国家信奉着复仇者教(原谅我没想好什么教)里的Tony Stark,又被称作钢铁神(原谅我这个起名废才)。每七年都要给钢铁神供奉一个17岁的蓝眼睛的孩子,而那些孩子全部都会在第二天消失。没有人愿意去成为贡品,但是为了让钢铁神保佑祖国,都会绑一个人去献给钢铁神。

Jarvis是钢铁神虔诚的信徒,他自愿作为贡品,为了能够把自己献给钢铁神。祭司把他洗干净,换上黑色的长袍,长袍里什么都没穿,腰上绑着一根麻绳,祭司害怕他逃跑,用麻绳绑紧了他的手,用锁链扣住了他的双脚,他走路时金锁链会叮当叮当的响,脚铐在脚踝处有蓝色的宝石和Jarvis的眼睛一样。

傍晚所有人都会离开神庙从高山上下去,留下Jarvis去见守护神。夜晚月光照到了壁画上,金光中神从神台上走下。

神挑起他的下巴,吻上了一片嫣红。Tony将手指伸向Jarvis的口中,搅拌着,他回应着。神挑起了Jarvis的欲念,他觉得他亵渎了神,又期盼着Tony进行下一步,神知道这懵懂的信徒心中所想,解开了绳索吻过每一片鲜红。Tony的手指从他的脊椎一路滑下到了尾椎。

“放松点,我可爱的信徒。”黑色的衣袍褪下是裸露的肌肤,和白色的神袍交叠着。一个温柔的后入式,然后在神台上快乐地make love。神台修建得不高,可能是体谅钢铁神174的身高。爱欲的汁液从神台上滴下,静谧的神殿里是喘息和压抑的呻吟。

“请别忍着我的小宝石,神殿里没有其他的人。”

星海里沉沦着瘦弱的月。

他是钢铁神不知道多少个的贡品,在爱欲的纠缠里他献给了钢铁神的金光灿灿的心。钢铁神收下了,在Jarvis虔诚而温柔的蓝眼睛里他留下了神谕,今后不需供奉少年,Jarvis将是钢铁神的伴侣。

神界里的Tony和Jarvis拥吻着,在灿烂的星河前。


彩蛋: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钢铁神每七天就换一个。

自从有了甜甜圈,钢铁神表示自己想换个神格当甜甜圈神。Jarvis会温柔地拿走钢铁神的甜甜圈,告诉他他再吃下去就会变成小肚子之神了。之前那些贡品全部去当神仆了。

总有一天会写的(万年巨坑)


[贾尼中元]

速打,刚刚才发现中元节了,错过了,啊啊啊,好气!


今天是中元节,Tony刚刚才从实验室里出来。在实验室泡了5天的他有些迷蒙,闭了闭眼。

“Friday,有什么安排吗?”

“boss,您下午3点需要去参加公司的会议,7点钟有一个发布会需要到场。”

Tony走进房里直直地躺倒,莫名想到了Jarvis,身子蜷缩着,在黑夜里颤抖着。

他闭上眼,看见了一片彩色的天光,云朵层层叠叠,他看见了橙黄而金的一片光。他走了过去,云里有一个人,金灿灿的头发,璀璨清澈的蓝眼睛。

“Jarvis?”

“是我,sir”

Tony不敢相信,抱住了那个身影,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睫毛微微颤抖。

“Jar,我很想你。”

“请照顾好自己,sir”

Tony安静地抱着他,Jarvis也没有出声。

天光倾落下来,为相拥的身影镀上了金边。

“sir,请您好好休息,不要再在实验室待上许久,少吃一点甜甜圈为了您的小肚子。”

“I hope that you will have fun in the future.,sir.”

金光散去,睁开眼是午后的阳光落在脸上,枕头沾着泪。

“Jarvis?”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boss”